山东福彩网

科技成为第一生产力,百年以来商业进入超级时代。
以“商品”为核心,“进-销-存”管理为维度的传统零售系统,越来越不适应当前市场发展,未能满足顾客消费体验和商家效率提升。
新的商业时代,零售商需要全新的零售系统。
又一城“MON”全渠道超级零售系统,以“顾客”为核心,基于“人-货-场”三大商业要素为技术开发维度,全面满足零售企业的多类型渠道、多元化业态、多样化场景、社会化营销,以及复合式供应链的经营需求。
解决方案
瞬息万变的新零售时代,零售商面临复杂的全渠道场景及多元的消费需求。
又一城以一套经营“人”的全渠道超级零售系统为基础,从企业的发展需求出发,
围绕“超级用户”思维,立足于全渠道,为不同行业、业态的零售商提供立体式全渠道零售解决方案,
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销售,构建零售全场景,沉淀超级用户,打通全渠道数据,最终实现新零售变革。
新零售计划
不同商业时代有不同商业形态,百年商业发展遵循超级商业规律。
以超市、百货为代表的超级卖场集合多种品类,以电商、团购为代表的超级平台聚集众多流量,以社交、资讯平台为代表的超级生态多维度赋能商业。
新的商业时代,零售商需要深挖超级用户,建立自有流量池。
又一城“超级用户”新零售计划,基于“超级用户”思维,推出社区商业、品牌企业、商业联盟和消费代理等四大商业模式,深入“数字化销售”建设,满足多行业、多业态的存量市场保有与增量市场扩充的发展需求。
当前位置:零售资讯>阿里VS腾讯:微信月活11.3亿成国民社交软件,腾讯市值超5600亿美元

阿里VS腾讯:微信月活11。3亿成国民社交软件,腾讯市值超5600亿美元

发布时间:2019-10-24来源:又一城 阿里巴巴 腾讯 零售

作为目前国内市值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巨头,阿里和腾讯两大阵营各自聚集这众多零售企业。当前市场转型之际,是寻求加入阿里还是接受腾讯基因,成为不少零售企业家思考的重点。今天,我们通过西南证券报告,探索阿里和腾讯两者的区别。

一、阿里vs腾讯:“赋能性格”vs“流量性格”

(1)阿里是B端赋能性格,也就是运营经理性格。阿里的平台型企业性质决定其本身不产生流量,阿里成功的核心在于赋能B端商家,C端用户更多地起到转动飞轮的作用。

(2)腾讯是C端流量性格,也就是产品经理性格。腾讯立足于2C消费级互联网的核心赛道——SNS网络,具有吸引并锁定流量的天然优势。腾讯成功的核心秘诀在于设计C端产品并不断优化提升用户体验。


二、阿里vs腾讯:收“税”vs收“过路费”

(1)腾讯的商业模式:收“过路费”

社交网络具有天然吸引流量的优势,腾讯商业模式本质是基于免费产品(QQ、微信等)吸引巨大流量,不断开发更多的增值服务。这些产品带来的巨大的流量汇聚成一条河,而腾讯的角色就是在流量涌动的大河里设置关卡和大坝,从中抽取能量,我们将其形象地称为收“过路费”模式。

(2)阿里的商业模式:收“税”

阿里以电商平台起家,更强调2B的属性,因此在吸引流量方面具有天然劣势。2B的本质在于赋能,阿里也在越来越强调其“商业操作系统”的定位,其商业模式的本质在于为企业提供平台、支付、物流、内部管理、云等服务并掌握定价权。我们将其形象地称为收“税”模式。

三、腾讯vs阿里:社交网络vs电商平台

(1)腾讯:社交网络的网状网络拓扑结构

根据社交核心元素“人与人”之间的熟悉程度,将当前的社交网络模式分为:

1)熟人社交,Facebook、微信、QQ等;

2)半熟人社交,微博、知乎等;

3)完全陌生社交,陌陌、贴吧等。

其中熟人社交是网络效应最强、最容易产生巨头的社交网络模式,熟人社交在网络上具备极强的自我集聚效应和极高的平台转换成本,代表性巨头Facebook和腾讯旗下的微信QQ等。

(2)阿里:电商平台的双边网络拓扑结构

电商是典型的双边网络结构,在同一个平台连接买家和卖家,提供多样的选择、顶级的购物体验和最低的价格提高消费者的价值,形成客户端网络效应。商家与消费者形成良好互动和正向循环,进而形成供应商的网络效应。

四、阿里vs腾讯:业务结构的飞轮模型对比

从底层飞轮开始,腾讯的社交网络通过个体与个体之间的交互使用能够产生巨额的流量。

阿里的电商平台需要额外的流量引入才能维持正常的运转,因此腾讯的底层飞轮起到了流量供给的作用,阿里的底层飞轮充当着流量需求者的角色。

(1)底层飞轮:QQ和微信

微信和QQ是腾讯开展其他业务并进行导流的基础和重要切入点,由于进入市场较早,腾讯在社交软件行业已经形成了绝对的先发优势和垄断地位。2019年第二季度,微信的月活数已经达到了11.3亿,成为当之无愧的国民级社交软件。

微信的经营模式是以熟人社交为中心、利用用户与用户之间通讯产生的关系网络为基础向四周进行扩散,并向外衍生出了6大服务:微商、支付、小程序、公众号、摇一摇、搜一搜和看一看。

(2)第二层飞轮:游戏广告大文娱,腾讯游戏变现主渠道,全国第一

以游戏和大文娱为代表的第二层飞轮是流量变现的主要渠道。。游戏业务已经成为腾讯流量变相能力最强的业务,瞄准了当下消费能力最强的青少年群体,带来稳定的现金流。游戏、视频、音乐和阅读之间相互导流形成的协同效应也起到了“1+1+1+1>4”的效果。

2018年,腾讯以197。8亿美元的游戏收入在全球游戏收入前十大公司中排名第一,成为全球最赚钱的游戏企业。

(3)第三层飞轮:toB业务:广告支付云计算

从即时通讯到网络视频、线上阅读、数字音乐和游戏等大文娱项目,腾讯在互联网toC端社交和娱乐等产业中均处于领先地位。腾讯在继续巩固自有网络广告业务的基础上,继续向云计算和金融科技领域进发,逐步深耕B端。

社交网络和大文娱业务为腾讯的网络广告服务提供了天然的展示平台,2015年-2018年,腾讯的网络广告收入占比已经稳定在16%以上。

腾讯支付有用户基础和使用频率保证,通过大文娱等平台进一步扩大适用范围。在瞄准电商,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庞大的消费群体和广阔的市场后,微信支付与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巨头合作,进一步开发微信使用的新场景。

2018年,腾讯机构改革新成立了公司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负责腾讯云业务的管理与开发。腾讯云在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同时也带动了社交网络、游戏等消费互联网服务的体验升级。

五、阿里vs腾讯:全方位财务对比

2018年1月29日,腾讯股价盘中最高点达到474。279港元/股(前复权),公司市值突破5600亿美元,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上市企业。

阿里巴巴2014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价为90.5美元/股,五年内涨幅91.6%,目前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与腾讯不相上下。

(1)营收:总体业务保持稳定,核心业务高速增长

FY10到FY18,腾讯和阿里的营业收入都能保持逐年增长的趋势,阿里的营收从FY10的67亿元上升至FY19的376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9。6%,除了逐年增长的核心电商业务贡献了主要营业收入外,云计算、数字媒体与娱乐和其他创新业务近些年来的突飞猛进也带动了营业收入较为可观的增长,与腾讯的差距也在逐年缩小。

(2)净利润:腾讯增长稳定,阿里后起直追

阿里在FY12的净利润只有腾讯的一半左右,但近年来阿里巴巴充分利用互联网红利,实现净利润的迅速增长。FY12-FY19阿里的净利润由43亿元上升至78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51.4%。FY16阿里实现净利润670亿元,利润率更是达到66%,主要原因是FY16净利润包含了阿里图像拆分(247亿元)和阿里健康重估(186亿元)等一次性收益。

2018年,腾讯的净利润达到800亿元,净利润率为26%。2012年到2018年,腾讯的净利润率始终在26%左右徘徊,无明显波动。除2016年,腾讯的净利润始终高于阿里。2001年,腾讯的净利润只有0。1亿元,净利润率为21%,2018年,腾讯的净利润已经达到了800亿元,净利润率为26%。2001年-2018年的净利润年复合增速为69。7%,与营业利润的复合增速相差无几。



0
热门标签MORE >
新商业一味禅
相关新闻 MORE >
真人梭哈游戏 青海福彩网 海南福彩网 沙吧体育 河南福彩网 河南福彩网 山东福彩网 梭哈游戏平台 山东福彩网 河北福彩网